没有悲伤的权利,没资格喊累,生活在这个世界里的,谁不是带着色彩的活着?

累了,真的累了。
在这个远离故土乡音,既熟悉又陌生的城市,真的很累。在情感的每一个拐角处,数着别人的幸福,舔舐着自己的伤口,心,不堪负累。
所有人都在关注我飞的高不高,远不远,却少有人关心我飞的好不好,累不累。

累了,真的累了。
偶尔被关心一下,也会坚强的一笑,没事!真的没事?那不过是自欺欺人的一句应酬。如果真的没事,就不会在每一个情感失守的午夜,寂寞纠缠,忧郁作伴,心结难解。

累了,真的累了。
职场没有谁对谁错,只有谁走谁留。混迹于职场的,谁又不是不堪负累的职场过客呢?所以,你视线所及之处的那个我,永远是一脸职业化的。我把自己伪装的坚强、阳光;用来掩盖我的失落。在你视野拐弯的地方,我满腔心事俱在怀,欲语泪先流。

闲暇的周末,亦或是惆怅难解之时,邀约朋友,一起开怀畅饮,醉,大醉,未能吐出心声,却吐出了胃,我以为干杯之后,便能赢得整个世界;可酒醉后,整个世界已不在我身旁。。侃,大侃,从工作到老板,从老板到女人,从女人到男人,从男人到国家。从国家到平民,从平民到工作…………….

下文出自《增广贤文》
酒逢知己饮,诗向会人吟。相识满天下,知心能几人。近水知鱼性,近山识鸟音。